《寶劍記·夜奔》

吖哈,

【點絳唇】
數盡更籌,
聽殘銀漏。
逃秦寇,
吖哈好、
好教俺有國難投,
那答兒相求救?
欲送登高千里目,
愁雲低鎻衡陽路。
鱼書不至雁無慿,
幾番還作悲秋賦。
回首西山日又斜,
天涯孤客真難度。
丈夫有淚不輕弹,
只因未到傷心處。
俺,
林冲。
只因一時忿怒,
拔剣殺死高家二贼。
幸喜無人知覺。
多蒙柴大官人贈俺書信一封,
荐往梁山。
日間不敢行走,
只得黑夜而行。
呀!
適纔天清月朗,
霎時霧暗雲迷。
前面黑洞洞,
定有村莊;
不免緊行幾步,
上前看来。
呀!
我道是一村莊,
原来是座古廟。
月光之下照見匾額,
待我看来:
白、
雲、
庵。
且喜廟門半掩,
不免挨身而進。
原來供的伽藍神聖。
吖呀神聖吓,
保佑弟子林、
待俺闗了廟門。
保佑弟子林冲一路之上無災無難,
早上梁山。
重修廟宇、
再塑金身。
身子困倦,
不免在神坐前打睡片時,
醒来再行。
正是:
一覺放開心地穏,
夢魂千里到陽臺。
嘚,
林冲醒來!
現有金槍手徐寧帶領三千人馬追至黃河,
前來拿你。
此时不走,
更待何时,
速速起來去罷。
吖呀、
唬死我也,
唬、
唬、
唬死我也!
適纔分明神聖囑咐,
道金槍手徐寧,
帶領三千人馬追至黄河,
前來拿我,
此時不走更待何時?
不免拜謝神聖,
開了廟門,
撒開大步前往梁山走遭也。

【新水令】
按龍泉血淚灑征袍。
恨天涯一身流落。
專心投水滸,
回首望天朝。
吖哈急急走忙逃,
顧不得忠和孝。
呀,

【驻馬聽】
良夜迢迢、
良夜迢迢,
投宿休將門户敲。
遥瞻殘月,
暗度重闗,
吖哈急急走荒郊。
俺的身輕不憚路迢遥,
我心忙又恐怕人驚覺。
也唬、
唬得俺魄散魂消。
红塵中誤了俺五陵年少。
想俺林冲,
征那土番的時節呵!

【折桂令】
俺指望封侯萬里班超。
生逼做叛國紅巾,
做了背主黄巢。
恰便似脫扣蒼鷹、
離籠狡兔,
拆網騰蛟。
救國難誰誅正卯?
掌刑法難得皋陶。
只這鬢髮蕭蕭,
我的行李蕭條。
此一去搏得個斗轉天回,
高俅!
管教恁海沸山搖。

【雁兒落】
望家鄉去路遙,
想母妻將誰靠?
俺這裡吉凶未可知,
吖呵!
他、
他那裡生死應難料。

【得勝令】
呀,
唬得俺汗津津身上似湯澆,
急煎煎心內似火燒。
幼妻室今何在?
老萱親恐喪了。
阿呀!
劬勞、
父母的恩難報;
悲號、
嘆英雄氣怎消,
嘆英雄氣怎消?

【沽美酒】
懷揣著血刃刀,
懷揣著血刃刀。
行一步哭號啕,
急走羊腸去路遙。
老天怎能够明星下照?

【太平令】
昏慘慘雲迷霧罩,
疎剌剌風吹葉落。
振山林聲聲虎嘯,
繞溪澗哀哀猿叫。
俺呵,
唬得俺魂飄膽消。
心驚路遙吖呵!
百、
百忙裡走不出山前古道。

【收江南】
呀!
又只見烏鴉陣陣起松梢,
數聲殘角斷漁樵。
忙投邨店伴寂寥,
想親幃夢杳、
想親幃夢杳。
抵多少空隨風雨度良宵。

【煞尾】
一宵兒奔走荒郊,
窮性命掙得一條。
到梁山請得兵來,
賊!
高俅!
誓把那奸臣掃看前面已是梁山了。
走、
走、
走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