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鐵冠圖·分宮》

【駐馬聽】
國運顛連,
内苑頻聞烽火傳。
眼見得家亡國破,
日惨雲寒,
地覆天翻。
流氛直犯紫薇垣,
金甌殘損應難免。
剜肺摧肝,
龍樓鳳闕,
灰𩙱血濺。

【前腔】
金鼓連天,
海沸山崩頃刻間。
臣妾見駕。
平身。
王承恩過來。
有。
賊兵臨城,
事在危急。
命你巡察禁城内外機務,
以防奸細。
不論大小文武,
便宜行事。
如有不法,
先斬後奏。
領㫖。
萬歲爺,
目下聲勢如何?
𠲔,
可恨那賊兵呵,
他毒如蜂蠆,
狠似豺狼,
奮勇争先。
難道𣼛朝文武,
再無一人運籌拒賊麽?
恨廟堂木偶絕無言,
可有勤王之師?
勤王義旅援君艱。
剜肺摧肝,
龍樓鳳闕,
灰𩙱血濺。
御妻。
萬歲。
朕自臨御以來,
未嘗失德;
不料皇天不佑,
歲不豐登,
盗賊猖獗。
流㓂李自成大肆跳梁,
數日之間勢如破竹,
目今圍困京城,
社稷危如壓卵,
眼見得邦家不能勾保全了。
御妻,
萬歲。
我兒,
父王。
隨朕到太廟中哭告一番。
領㫖。

【園林好】
告宗廟,
望先靈鑒昭。
拜列聖,
英風未遙,
阿呀痛不肖承基不道。
亡家國、
恨難保,
傾社稷、
怨難消。

【江兒水】
帝室如懸磬,
宮闈似覆巢。
痛王家骨肉身難保,
恨臣工鴆毒盈廊廟。
任妖魔犯闕真强暴。
今日呵,
羞見祖宗皇考。
帝胄宗親,
一任他摧枯拉草。

【五供養】
昊天不弔,
十七載辛勤、
食旰衣宵。
昆明遭刼火,
玉石共焚燒。
心驚肉跳,
何忍見顛翻九廟?
抱此終天恨,
難按氣冲霄。
回首蒼穹,
淚血空拋。
父王吓,

【玉交枝】
臣兒不肖,
愚鈍無知,
不能為國勤勞。
負君恩罔極難圖報,
忝儲位逆天不孝。
善調龍體免焦勞,
奮志重興復聖朝。

【川撥掉】
阿呀、
添悲悼,
痛分離兒女曹!
惨悽悽玉碎香消、
惨悽悽玉碎香消,
禁不住呼天痛號。
錦乾坤一旦拋,
任尸體棄草茅。

【尾聲】
一腔怨恨憑誰告?
好打點同登泉道,
搔首臨風血淚飄。
不好了吓。

【不是路】
刼運相遭,
地䧟天崩山岳搖。
阿呀萬歲爺不好了。
起來講。
天灾到,
賊兵百萬佈城濠。
杜之秩可能堅守?
𠲔,
可恨那杜賊呵!
奸謀狡,
啟關迎㓂長驅搗。
唵!
虎賁龍驤星散逃。
阿呀!
休逆料,
潛身遠遁須乗早。
愴忙覓道、
愴忙覓道。
皇天吓皇天!
不想我堂堂天子,
如此結局。
好痛心也!
阿呀萬歲爺醒來,
萬歲爺甦醒。

【泣颜回】
帝業似冰消,
難禁骨肉悲號。
傷心惨目,
奚堪繞𦡀兒曹?
萬歲爺和娘娘且停悲泣,
聽奴婢一言。
萬歲爺和儲君乃邦基國本,
此刻大難已臨,
作速改裝變服,
分頭逃出京城。
傳檄各路提鎮諸臣,
會合勤王之師,
以圖克復。
此為上策。
咳!
當此海宇分崩,
立錐無地,
焉能恢復中原?
惟有一死以謝天下。
但御妻乃堂堂國母,
公主乃玉葉金枝,
賊㓂入宮,
難免白璧之玷。
我夫妻母女以死為是。
我兒過來。
父王。
可惜你生之不辰,
罹遭國難。
你可外穿民服,
内藏玉牒,
逃奔他鄉。
雖不指望你中興,
尚可繼續宗祧。
去罷。
阿呀父王吓!
臣兒不肖,
不能為國杼忠匡賛,
以致國家淪亡。
今君父母后為國捐軀,
臣兒當追隨泉路,
豈忍偷生逃遁?
生死願同一處的㖸。
唗!
胡說。
你即同死,
何益於事?
若不逃往他處,
必然絕滅宗祧。
豈非天地間之大罪人乎?
我的親兒,
作速改装易服,
要離脫虎兕豺狼早。
徐高過來。
有。
當此國破家亡之際,
可恨滿朝勳戚各顧身家,
今秉忠仗義惟汝一人,
正所謂國難識忠臣矣。
汝今保護太子,
作速去罷。
萬歲爺,
奴婢受萬歲爺雨露深恩,
粉身難報。
今當保太子出宮,
潛藏僻靜村庄。
况太子生處諒無人厮認,
奴婢當竭力保護,
請萬歲爺放心。
效程嬰瀝胆披肝,
要保全聖裔根苗。
吓,
阿呀,
[親兒|父王]吓!

【千秋歲】
淚如潮,
此際心如攪,
急嚷嚷逃奔荒郊。
死別生離、
死別生離,
只索向海角天涯飄渺。
離羣雁,
生難料,
覆巢卵,
誰能保?
逃脫漁陽道,
任潛踪匿跡、
形影相弔。
阿呀父王母后吓!
孩兒嬌養宮中,
未知人事,
罔極大恩未報。
值此大難臨身,
萬乗之軀,
尚然不保,
微軀弱質,
何足為惜。
請父王速將佩劍,
先斬孩兒。
一則免遭賊人之辱,
二則父王放心矣。
好,
髫年幼稚,
有此識見,
難得、
難得。

【越恁好】
嚴親恩浩、
嚴親恩浩,
自小沐恩高。
香消粉散,
𢬵屍骸棄蓬蒿。
痛紅顏幼嬌、
痛紅顏幼嬌,
瘦怯怯赴泉台茫茫路遙。
君臣義,
母子恩,
碎首何堪報。
看劍光閃處,
節義名標。
阿呀親兒慢行!
做娘的即便來也。

【紅綉鞋】
掌珠一旦輕拋、
輕拋,
娘兒兩下飱刀、
飱刀。
心已剜,
命難逃,
腸已斷,
恨羣梟。
覷身命,
等鴻毛。
阿呀萬歲爺,
娘娘自刎了㖸。
吓?
阿呀御妻!
孩兒!
非是朕忍心若此,
你母女可以青史留名,
我亦脫然無累矣。
萬歲爺,
娘娘公主兩屍暴露,
如何是好?
也罷,
你把綉裙遮盖便了。
是。
阿呀娘娘吓。
費宮人,
你們各自逃生去罷。
萬歲爺何往?
朕出神武門去也。
阿呀娘娘公主吓。
阿呀,

【尾聲】
家亡國破何足道?
只索向泉台路杳。
皇天吓皇天!
恨只恨三百載皇圖、
阿呀一旦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