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兔記·出獵》

【棉搭絮】
別人家兄嫂有親情,
惟有我的哥哥下得歹心腸、
惡靣皮,
罰奴挨磨麥,
曉要挑水。
每夜灣倦畧睡,
未曉要先起,
倘有時刻差遲,
他就亂棒打來。
我也不顧體。
走吓。

【窣地錦當】
連朝不憚路﨑嶇,
走盡千山並萬水。
擒鷹駕犬走如飛,
追赶山中一兔兒。
唘衙内:
赶到這裡,
霎時不見了兔兒。
那邊有一婦人,
想是被他藏過了。
你去問來。
是。
吓,
婦人,
可曾藏過我的兔兒?
我是受苦婦人,
不曉得什麽兔兒。
啟衙内:
他說是受苦婦人,
不曉得什麽兔兒。
你去對那婦人說:
兔兒是小,
有聖上所賜金鎞御箭在上。
把箭還了,
這兔兒,
賞與他罷。
是。
吓,
婦人。
俺衙内說:
兔兒是小、
有聖上所賜金鎞御箭在上。
把箭還了,
兔兒賞與你罷。
有兔必有箭,
有箭必有兔。
好張利嘴。
唘衙内:
那婦人說,
有兔必有箭,
有箭必有兔。
唤那婦人過來。
是。
吓,
婦人。
俺衙内唤你過去。
就去何妨。
隨我來。
婦人唤到。
吓,
衙内!
婦人,
看你屏風雖破,
骨格猶存。
為何跣足蓬頭,
在此汲水?
有甚情懷細細講來。
吖,

【雁過沙】
衙内問我甚情懷,
為何好鞋也不穿?
也曾穿着綉羅鞋。
敢是挑水賣的?
不曾挑水在街頭賣,
可是做歹人的?
哫!
我是貞潔婦女、
怎肯作事歹!
被何人凌辱?
被無知兄嫂忒毒害。
可有父母?
雙親早喪十六載。
可有丈夫?
東床也曾入門來。
丈夫那裡去了?
往九州按撫從軍去。
會什麽武藝?
十八般武藝皆能會。
丈夫呌什麽名字?
嫁得個劉智遠,
不可生事。
可有孩兒?
潑喬才懷抱養子方三日,
孩兒往那𥚃去了?
感火工竇老送到爹行寨。
你孩兒呌何乳名?
小小花蛇腹内藏,
爹娘見他異相配鸞凰。
一别今經十六載,
親生一子咬臍郎。
不可生事。
吓,
婦人,
我非別人,
乃九州按撫之子。
你丈夫既在邠州,
諒必在我爹爹帳下從軍。
待我回去,
稟過爹爹,
軍中出一告條,
挨查你丈夫出來。
管教你夫妻完聚、
母子團圓,
你意下如何?
若得如此,
恩仝再造!
衙内請上,
受奴一拜。
不消。

【香羅帶】
衙内聼拜稟,
容吖喲!
呌他不要拜。
不要拜、
不要拜,
拜得衙内不自在。
奴訴因。
一從别後沒信音,
被哥哥嫂嫂苦逼兩離分也。
罰奴朝朝挑水辛勤,
怎禁夜間磨麥珠淚零?

【合頭】
異日說寃恨,
報取薄倖人。
苦也天天!
甚日得母子團圓說事因?

【前腔】
娘行免淚零,
聼咱說事因。
俺爹爹管軍兼管民,
軍中挨查姓劉人也。
教他取伊,
免伊淚零。
多則一月少半旬。

【合頭】
異日說寃恨,
報取薄倖人。
苦也天天!
甚日得母子團圓說事因?
深感衙内轉相生,
管教查取伊夫身。
若還再有團圓日,
猶如枯木再逢春。
王旺,
挑了水桶,
送那婦人回去。
多謝衙内。
亇臭花娘,
勿知到落裡去哉?
咦!
臭花娘,
㕶水沒勿挑,
倒拉裡白相。
臭花娘,
臭花娘!
咦,
㕶是奢人?
我是軍、
㕶是軍?
打斷㕶亇筋!
水桶拿得來。
拿去沒哉。
阿要賣田雞𠮩?
王旺,
為何如此?
小的送那婦人回去,
被個花嘴花臉的人,
把小的亂打。
你該說是軍。
小的原說是軍,
他說打斷你的筋。
胡說!
這裡什麽地方?
徐州沛縣沙陀村,
八角琉璃井邊。
什麽時候了?
黄昏時候。
帶馬!

【窣地錦當】
黄昏時候赶城門,
隠隠鐘聲隔岸聞。
漁翁罷釣歸來晚,
牧童遥指杏花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