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琵琶記·辭朝》

【點絳唇】
夜色将闌,
晨光欲散。
把珠簾捲,
移步丹墀,
擺列著金龍案。
吾乃漢朝一個黄門官是也。
往来紫禁,
侍奉丹墀。
領百官之奏章,
傳一人之命令。
正是:
聖德無瑕閹宦習,
天颜有喜近臣知。
如今天色漸眀,
正當早朝時分,
官里升殿。
恐有百官奏事,
只得在此伺候。
怎見得早朝時分?
但見銀河清淺,
珠斗斕斑。
數聲角吹落殘星,
三通鼓報傳清曙。
銀箭銅壺,
點點滴滴,
尚有九門寒漏;
瓊樓玉宇,
聲聲隱隱,
已聞萬井晨鐘。
曈曈矇矇,
蒼茫紅日映樓臺;
拂拂霏霏,
葱蒨瑞煙浮禁苑。
裊裊巍巍,
千尋玉掌,
幾點瀼瀼露未晞;
澄澄湛湛,
萬里璇空,
一片團圞月初墜。
三唱天雞,
吚吚喔喔,
共傳紫陌更闌;
百囀流鶯,
間間𨶚𨶚,
報道上林春曉。
午門外碌碌喇喇,
車兒碾得塵飛;
六宮裏嘔嘔啞啞,
樂聲奏如鼎沸。
只見那建章宮、
甘泉宮、
未央宮、
長楊宮、
五祚宮、
長秋宮、
長信宮、
長樂宮,
重重曡曡,
萬萬千千,
盡開了玉𨶚金鎖;
又見那昭陽殿、
文華殿、
長生殿、
披香殿、
金鑾殿、
麒麟殿、
太極殿、
白虎殿,
𨼆𨼆約約,
三三兩兩,
多捲上繡幕珠簾。
半空中,
忽聽淂一聲轟轟劃劃,
如雷如霆,
震耳的鳴梢響;
合殿裏,
微聞得一陣氤氤氲氲,
非煙非霧,
撲鼻的御鑪香。
飄飄渺渺紅雲裏,
雉尾扇遮著赭黄袍;
深深沉沉丹陛間,
龍麟座覆著彤芝蓋。
左列著森森嚴嚴,
前前後後的羽林軍、
期門軍、
控鶴軍、
神策軍、
虎賁軍,
花迎劍珮星初落;
右列著躋躋蹌蹌,
高高下下的金吾衛、
龍虎衛、
拱日衛、
千牛衛、
驃騎衛,
柳拂旌旗露未乾。
金間玉、
玉間金,
閃閃爍爍、
燦燦爛爛的神仙儀從;
紫映緋、
緋映紫,
行行列列、
整整齊齊的文武官僚。
螭頭陛下,
立著一位妖妖嬈嬈、
花容月貌,
繡鸞袍、
鴛鴦鞾的奉引昭容;
豹尾班中,
擺著一對端端正正、
銅肝鐵膽,
白象簡、
獬豸冠的糾彈御史。
拜的拜、
跪的跪,
那一個敢挨挨擠擠縱喧譁?
升的升、
下的下,
那一個不欽欽敬敬依禮法?
但願得常瞻仙仗,
聖德日新日新日日新;
與羣臣共拜天颜,
聖壽萬歲萬歲萬萬歲。
正是:
從来不信𠦑孫禮,
今日方知天子尊。
嘚!
下驢。
道言未了,
奏事官早到。

【點絳唇】
月淡星稀,
建章宮裏千門曉。
御鑪煙裊,
𨼆𨼆鳴梢杳。
不寢聽金鑰,
因風想玉珂。
明朝有封事,
數問夜如何?
下官為父母在堂,
要上表辭官回去侍奉。
奏事官不得近前,
就此排班。
整冠,
整衣,
束帶,
執笏,
咳嗽。
上御道三舞蹈,
跪,
山呼。
萬歲。
再山呼。
萬歲。
齊祝山呼。
萬萬嵗。
我乃黄門,
職掌奏事。
有何文表,
就此披宣。

【入破苐一】
議郎臣蔡邕唘:
今日蒙恩㫖,
除臣為議郎官職,
重蒙賜婚牛氏。
干凟天威,
臣謹誠惶誠恐,
稽首頓首:
伏念微臣,
初来有志,
誦詩書,
力學躬耕修己,
不復貪榮利。
事父母,
樂田里,
初心願如此而已。
不想州司,
謬取臣邕充試、
到京畿。
豈料愚蒙,
叨居上第。

【破苐二】
重蒙聖恩,
婚賜牛公女。
臣草茅疎賤,
如何當此隆遇?
况臣親老,
奏来。
一従别後,
光隂有幾。
廬舍田園,
荒蕪久矣。

【衮第三】
那更老親,
鬢垂白,
筋力皆癯瘁。
形隻影單,
無弟兄,
誰奉侍?
况隔千山萬水,
知他生死存亾?
雖有音書難寄。
最可悲,
他甘㫖不供,
臣食禄有愧!
聖上主婚,
太師聯姻,
何必推辭。

【歇拍】
不告父母,
怎諧匹配?
臣又聽得,
家鄉裏,
遭水旱,
遇荒饑。
料想臣親,
必做溝渠之鬼,
未可知。
怎不教臣,
悲傷𠮾淚垂?
此非哭泣之所,
休得驚動天颜。

【中衮第五】
臣享厚禄,
紆朱紫,
出入承眀地。
惟念二親,
寒無衣,
饑無食,
䘮溝渠!
憶昔先朝,
朱買臣出守會稽;
司馬相如,
持節錦𡚖。

【煞尾】
他遭遇聖時,
皆得還鄉里。
臣何故,
別父母,
遠鄉閭,
没音書,
此心違?
伏望陛下,
特憫微臣之志,
遣臣𡚖,
得侍雙親,
隆恩無比。

【出破】
若還念臣有微能,
鄉郡望安置,
庶使臣忠心孝意得全美。
臣無任瞻天仰聖,
激切屏營之至!
平身。
萬萬歲。
退班。
殿元取本過來,
待我與你轉達天聽便了。
多謝黄門大人。
疾忙移步上金階,
叩闕封章達帝臺。
黄門口傳天語降,
殿元耑聽玉音來。
黄門大人已将我奏章達上,
未知聖意若何,
不免禱告天地。

【滴溜子】
天憐念,
天憐念,
蔡邕拜禱:
雙親的,
雙親的,
死生未保。
可憐恩深難報。
一封奏九重,
知他聽否?
阿呀爹娘吓。
會合分離,
都在這遭。

【前腔】
今日裏,
今日裏,
議郎進表。
傳達上,
傳達上,
聖目看了。
道太師昨日先奏,
把乘龍女壻招,
多少是好!
現有玉音,
傳降聽剖。
奉天承運,
皇帝詔曰:
萬歲。
孝道雖大,
終扵事君;
王事多艱,
豈遑報父!
朕以涼德,
嗣纘丕基。
眷茲警動之風,
未遂雍熙之化。
爰招俊髦,
以輔不逮。
資尔才學,
允愜輿情。
是用擢居議論之司,
以求繩糾之益。
爾當恪守乃職,
勿有固辭。
適覽卿疏,
已知陳留郡饑荒。
即著有司,
量給賑濟。
其所議婚姻事,
可曲從師相之請,
以成桃夭之化。
欽予時命,
裕汝迺心。
謝恩。
萬萬歲。
請過聖㫖。
請問昭容事可知,
未審官裡意何如?
昨日已准牛相奏,
殿元不必再来辭。

【合前】
把乘龍女壻招,
多少是好。
現有玉音傳降聽剖。
殿元,
饑荒本准了,
辭婚養親本不准。
吖,
不准?
待下官再奏。
住了!
聖㫖已下,
誰敢再奏?
黄門大人吓!
聖上不准我的表章也罷,

【啄木兒】
只為親衰老,
妻又嬌,
萬里關山音信杳。
他那裏舉目淒淒,
俺這裏回首迢迢。
他那裏望得眼穿兒不𠮾到,
俺這裏哭得淚乾親難保。
閃殺人一封丹鳳詔。
殿元。

【前腔】
你何須慮、
也不用焦,
人世上離多吓哈歡會少。
大丈夫當萬里封侯,
肯守著故園空老?
畢竟事君事親一般道,
人生怎全得忠和孝?
卻不道母死王陵𡚖漢朝!

【三段子】
這懐怎剖?
望丹墀天高聽高。
這苦怎逃?
望白雲山遥路遥。
你做官與親添榮耀,
高堂管取加封號。
與你改換門閭,
偏不是好?

【歸朝歌】
阿呀牛太師吓。
你那寃家的,
寃家的,
苦苦見招。
俺媳婦埋怨怎了?
饑荒嵗,
饑荒嵗,
怕他怎熬?
俺爹娘怕不做溝渠中餓殍?
譬如四方戰爭多征調,
從軍遠戍沙場草,
大人。
殿元。
也只是為國忘家敢憚勞?
家鄉萬里信難通,
爭奈君王不肯從。
情到不堪回首𠁅,
一齊吩咐與東風。
請了。
阿呀,
爹娘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