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牡丹亭·寫真》

【破齊陣】
徑曲夢廻人杳,
深閨珮冷魂銷。
似霧濛花,
如雲漏月,
一點幽情動早。
怕待尋芳迷翠蜨,
倦起臨妝聼伯勞。
春歸紅袖招。
小姐。
不經人事意相闗,
牡丹𠅘夢殘。
斷膓春色在眉灣,
倩誰臨遠山?
徘徊恨叠怯衣單,
花枝紅淚彈。
蜀妝晴雨畫來難,
高堂雲影間。
小姐,
你自遊花園後,
寢食悠悠,
敢為傷春,
頓成消瘦。
春香愚不諫賢,
以後那花園,
再不可去行走了。
癡丫頭,
你怎知就裡?
這是春夢暗隨三月景,
曉寒瘦減一分花。

【刷子芙蓉】
春閨恁寒峭,
都來幾日,
意懶心喬。
竟妝成薰香獨坐無聊。
逍遥,
怎剗盡助愁芳草,
甚法兒點活心苗?
真情强笑為誰嬌,
淚花兒打迸着夢魂飄。
小姐,

【朱奴芙蓉】
你熱性兒怎不冰着,
冷淚兒幾曾乾燥?
這兩度春遊忒分曉,
是禁不的燕吵鶯鬧。
你自窨約,
敢夫人見焦,
再愁煩、
十分容貌怕不上九分瞧。
咳。
聼春香言語,
說俺瘦到九分之數了。
我且對鏡一照,
委實如何。
呀!
俺杜麗娘往日艷冶輕盈,
奈何一瘦至此?
若不趁此時自行描畫、
留在人間,
一旦無常,
怎知西蜀杜麗娘有如此之美貌乎?
春香,
與我整妝則個。
曉得。

【普天樂】
這些時把少年人如花貌,
不多時憔悴了。
不因他福分難消,
可甚的紅顏易老?
論人間絕色偏不少,
等把風光丟抹早。
打滅起離魂舍慾火三焦,
擺列着昭容閣文房四寳,
待畫出西子湖眉月雙高。
取素絹過來。
是。
三分春色描來易,
一段傷心畫出難。
小姐,
素絹丹青有了。
放下。
是。
待我去取茶來。
俺杜麗娘二八春容,
怎生便是自手描畫也!

【雁過聲】
輕綃,
把鏡兒擘掠,
筆花尖淡掃輕描。
影兒呵,
和你細評度,
你腮斗兒恁喜謔。
則待注櫻桃,
染柳條,
渲雲鬟烟靄飄蕭。
眉梢青未了,
個中人全在秋波妙。
可可的淡春山鈿翠小。

【傾盃序】
宜笑,
淡東風立細腰,
又似被春愁攪。
謝半點江山,
三分門户,
一種人才,
小小行樂。
撚青梅閑厮調。
倚湖山夢曉,
對垂楊風裊。
忒苗條、
斜添他幾葉翠芭蕉。
小姐請茶。
畫完了。
你來看,
可畫得像麽?
是。
阿呀,
果然畫得像!

【玉芙蓉】
丹青女易描,
真色人難學。
似空花水月、
影兒相照。
情知畫到中間好,
再有似生成別樣嬌。
畫雖像,
只是少一個姐夫在傍耶。
咳。
若是姻緣早,
把風流婿招,
少甚麽美夫妻圖畫在碧雲高?
春香,
我不瞞你說,
我自遊花園之後,
有個人兒了。
那人怎生模樣?
那生年可弱冠,
丰姿俊雅,
手持柳枝,
要奴題咏。
小姐可曾與他題咏?
我想素昧平生,
何得輕與他交言?
不曾與他題咏。
吖,
没有與他題咏。
後來便怎麽樣?
後來那生,
向俺說了幾句傷心的話兒,
竟將奴摟小姐,
為何不說了?
摟抱在牡丹𠅘畔,
芍葯欄邊,
去做什麽?
吖,
我曉得了。
抱去没,
一定有些蹊蹺。
小姐,
這樣好所在,
為什麼不帶挈春香,
也去走走?
癡丫頭,
我是做夢耶。
吖,
小姐是做夢,
不是當真?
不是當真。
啐!
我道是當真。
天吓,
這樣好夢,
為什麼春香再夢不着一個?
春香吓,

【小桃紅】
咱有一個曾同笑,
待想像生描着。
再消詳邈入其中妙,
則女孩兒家怕漏泄風情稿。
則這春容呵,
似孤秋片月離雲嶠,
甚蟾宮貴客傍的雲霄?
春香,
又記起來了。
記起什麽來?
那夢裡的書生,
他手執柳枝,
莫非他日所適之夫姓柳,
故而有此先兆耳。
或者有之。
小姐的意思,
要待怎麽?
我欲偶成一詩,
暗藏春色,
題於幀首之上。
你道如何?
好吓。
待我來磨墨。

【詩】
近覷分明似儼然,
遠觀自在若飛仙。
他年得傍蟾宮客,
不在梅邊在柳邊。
好個不在梅邊在柳邊。
我想古來,
也有女子早嫁了,
丈夫相愛,
替他描畫模樣;
也有美女自己寫照,
寄與情人。
俺杜麗娘寄與誰來吖?
小姐請免愁煩。

【尾犯序】
心喜轉心焦。
喜的明妝儼雅,
仙珮飄颻。
則怕把俺年深色淺,
當了個金屋藏嬌。
虛勞!
寄春容教誰淚落?
做真真無人喚叫。
堪愁夭,
精神出現、
留與後人標。
春香,
將這幅行樂圖,
悄悄吩咐花郎,
向店家裱去,
教他收拾好些。
是。

【鮑老催】
這本色人兒妙,
助美的誰家裱?
要練花綃,
簾兒瑩,
邊闌小。
教他有人問着休胡嘌。
怕日炙風吹要懸襯的好,
怕好物不堅牢,
把咱巧丹青休涴了。
小姐,
裱完了挂在那里?
咳。

【尾聲】
儘香閨賞玩無人到,
這形模則合挂巫山廟。
如此待春香就去,
又怕為雨為雲飛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