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荊釵記·繡房》

寶篆香消,
繡窗日永,
又還節近朱明。

【一江風】
繡房中裊裊香煙噴,
剪剪輕風送。
但晨昏問寢高堂,
須索把椿萱奉。
忙梳早整容、
忙梳早整容,
維勤針黹功。
怕窗外花影日移動。

【前腔】
聽鵲鴉,
噪得我心驚怕。
有甚吉凶話?
念奴家不出閨門,
莫把情懷掛。
依然繡幾朵花、
依然繡幾朵花。
天生怎比他?
再繡出薔薇架。

【靑歌兒】
豪門議親,
哥嫂已許諧秦晉。
未審玉蓮肯從順?
且向繡房詢問。

【梁州序】
他家私迭等,
良田千頃。
富豪聲振甌城。
他也不曾婚聘,
專浼我來求你年庚。
他恁的財物昌盛,
愧我家寒,
自料難厮稱。
這段姻緣料想是前生定,
姪女緣何不順情?
妮子吓,
你休得要恁執性。

【前腔】
他有雕鞍金櫈、
重裀列鼎,
肯娶我裙布釵荆?
况我房奩不整,
反被那人相輕!
雖則是你的房奩不整,
那孫官人呵,
他見了你的恭容,
自然要相欽敬。
嚴父將奴先已許書生,
君子一言怎變更?
姑娘吓!
實不敢奉尊命。

【前腔】
這是你爹娘俱已應承,
問姪女緣何不肯?
恁推三阻四,
莫不是行濁言淸!
枉了將奴凌倂,
便刎下頭來,
斷然不依允!
論我作伐,
宅第盡傳名。
勿是姑娘誇口說,
九處說親倒有十處成。
阿呀誰似你這般假惺惺!

【前腔】
做媒的、
做媒的個個誇能,
也多有言不相應。
信着他都被誤了終身。
𠲔!
你那合窮合苦、
没福分的丫頭,
敢來强廝挺!
姑娘何故怒生嗔?
出語傷人,
你好不三省!
榮枯事總由命。

【尾】
這段姻緣非廝逞,
少甚麽花紅送迎?
誰想番成作畫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