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荊釵記·繡房》

寶篆香消,
繡窗日永,
又還節近朱明。
鏡中常自歎嬋娟,
生長閨門二八年。
惟喜椿庭身在室,
可堪萱室魄歸天。
奴家錢玉蓮,
侍奉早膳已畢,
且向繡房中做些針黹則個。

【一江風】
繡房中裊裊香煙噴,
剪剪輕風送。
但晨昏問寢高堂,
須索把椿萱奉。
忙梳早整容、
忙梳早整容,
維勤針黹功。
怕窗外花影日移動。

【前腔】
聽鵲鴉,
噪得我心驚怕。
有甚吉凶話?
念奴家不出閨門,
莫把情懷掛。
依然繡幾朵花、
依然繡幾朵花。
天生怎比他?
再繡出薔薇架。

【靑歌兒】
豪門議親,
哥嫂已許諧秦晉。
未審玉蓮肯從順?
且向繡房詢問。
幾裡是哉。
開門。
是誰?
那說聲氣才聽勿出哉?
勿是賊,
㕶厾姑娘拉裡。
吖,
來了。
原來是姑娘,
姑娘萬福。
阿呀妮子吓!
㕶勿要攔門拜。
攔門拜子,
樣樣要遲亇:
梳頭遲、
吃飯遲、
纏腳遲,
日後嫁家公也要遲亇。
跟我進來。
姑娘再萬福。
罷哉。
吖唷,
抬子上鬧熱蓬生,
拉厾作奢介?
在此綉枕方。
好吓!
未嫁才郎,
先綉枕方。
讓我來看看:
做得阿好,
顏色配得俏麗,
針腳做得細膩。
看㕶勿出,
倒介唓嗻亇哉!
亇兩朵是奢亇花介?
是荷花。
荷花底下亇兩隻沒,
是鵞呢鴨介?
是鴛鴦。
鴛鴦鴛鴦,
鳥瘦毛長。
尖嘴搠腮,
阿像㕶厾姑娘?
休得取笑。
收好子罷,
我要說正經哉。
姑娘到此何幹?
姑娘無事不到你綉房中,
特來與你為媒。
吖,
可是爹爹說那王,
阿呀妮子吓!
㕶是不出閨門之女,
六里曉得奢亇黄來白介?
外頭人聽見子,
勿像樣亇!
好歹沒,
等做姑娘亇來說。
下次不可!
多謝姑娘教訓。
譲我來拿點好物事㐻看看。
哪,
亇是孫官人厾聘禮,
先送金鳳釵一對,
壓茶銀四十兩。
㕶厾娘做主,
姑娘為媒。
哫!
黄楊木頭簪一隻,
是王十朋厾聘禮,
㕶厾爺做主,
對過許豆腐亇老測死做媒人。
兩家聘禮才拉裡,
但憑㕶揀中落厾,
就嫁落厾。
即是爹爹做主,
願受荊釵。
難道金亮晃晃亇勿拿?
阿呀妮子吓!
那說已經插、
插子進去哉!
介亇是一生一世亇事體,
㕶勿要差子主意介。
吖,
待我把孫家豪富,
說與你聽!

【梁州序】
他家私迭等,
良田千頃。
富豪聲振甌城。
他也不曾婚聘,
專浼我來求你年庚。
他恁的財物昌盛,
愧我家寒,
自料難厮稱。
這段姻緣料想是前生定,
姪女緣何不順情?
妮子吓,
你休得要恁執性。

【前腔】
他有雕鞍金櫈、
重裀列鼎,
肯娶我裙布釵荆?
况我房奩不整,
反我亇肉吓,
勿是介說亇!
被那人相輕!
雖則是你的房奩不整,
那孫官人呵,
他見了你的恭容,
自然要相欽敬。
嚴父將奴先已許書生,
君子一言怎變更?
姑娘吓!
實不敢奉尊命。
啥亇,
實不敢奉尊命?
亇頭親事,
勿是做姑娘亇,
畢竟要㕶成亇㖸!

【前腔】
這是你爹娘俱已應承,
問姪女緣何不肯?
恁推三阻四,
莫不是行濁言淸!
枉了將奴凌倂,
便刎下頭來,
斷然不依允!
論我作伐,
宅第盡傳名。
勿是姑娘誇口說,
九處說親倒有十處成。
阿呀誰似你這般假惺惺!

【前腔】
做媒的、
住子!
做媒人,
奢做强盗、
做老虎了,
要吃人亇?
不是說姑娘。
倒怕㕶說子我了!
假如這等說吖。
做媒的個個誇能,
也多有言不相應。
信着他都被誤了終身。
𠲔!
你那合窮合苦、
没福分的丫頭,
敢來强廝挺!
姑娘何故怒生嗔?
出語傷人,
你好不三省!
榮枯事總由命。

【尾】
這段姻緣非廝逞,
少甚麽花紅送迎?
誰想番成作畫餅。
姻緣自是不和同,
無分榮華合受窮!
雪裡梅花甘冷淡,
羞隨紅葉嫁東風。
嫁東風、
嫁東風,
偏是㕶亇丫頭揀老公!
阿呀勿好。
到要騙騙俚厾。
我亇妮子吓!
㕶從小最聽我亇說話。
依子姑娘,
拿子金鳳釵罷!
如此仝到爹爹面前去說。
好吓,
到㕶厾爺面前去說。
走㖸,
走㖸。
走出去!
阿一哇,
一隻脚、
一隻脚!
那說拿我推子出來,
關子房門哉?
吖!
㕶亇丫頭,
拉厾作怪哉。
等我到㕶厾娘面前去搬一場是非,
教㕶亇小花娘,
綉花針搠碎子猪苦膽,
滴溜溜亇苦得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