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臨川夢·了夢》

蝴蝶园中为吏,
黑甜乡里封侯。
好笑陈抟梦短,
不能睡满千秋。
我,
睡神是也。
方才玉茗花神,
传说觉华自在天王,
命引汤公入梦,
与俞氏魂魄会于玉茗堂中。
只得遵奉钦依。
我想汤老官儿,
一生捣鬼,
造言生事,
撰出多少奇奇怪怪文章。
硬派我老头儿,
在牡丹亭下,
为柳生、
杜女撮合,
至今媒红喜酒不曾见面。
岂料今日,
他自己也要钻进圈儿里面来了。
须叫他多耽搁一会儿则个。
咳,
好悶人天氣也!

【仙呂·醉扶歸】
闌干十二都憑到,
閑中歲月恁蕭條。
若有人兮佩輕搖。
呀,
那邊玉茗花前,
立著一個女子。
我家從不曾見有此客,
他分明戲撚花枝笑。
既然把詩翁仔細隔花瞧,
如何不把詩翁叫?
待我走過竹徑去看來。

【前腔】
幽人庭院初來到,
疏花掩映讀書巢。
一縷茶煙竹風搖。
那邊來的定是若士先生了!
等閑無此清奇貌。
看他須眉巾帶恁飄蕭,
怎不向花前寫個神仙照?
小娘子是誰家宅眷,
因何到此?
奴要拜見先生,
因此不遠千里而來。
請先生上坐,
受我一拜。
素昧平生,
焉敢當此?
請道其詳。
奴家呵,

【醉歸花月渡】
左家嬌女聞風教,
中郎弱息解詩騷。
雖不能詠絮庭前染霜毫,
卻也是伯牙家法通琴操。
原來小娘子知書達理,
失敬了。
請坐,
再求說明來意。
迢遙。
江南嶺南尋幾遭?
經過五羊傷六朝。
二十年來、
思想得詞人老。
奴自幼年,
得讀先生所做牡丹亭呵!
將一片花陰夢,
直睡過斜陽覺。
今日裏人坐春風夙恨銷,
央及你白發康成把小婢教。
下官偶弄宮商,
便得許多縈惹。
記得向年有一婁江閨秀,
也為此詞郁郁而死。
今日又勞芳蹤跋涉,
下官不勝引咎。
先生,
則奴便是婁江俞氏也!
吖!
有這等事!

【醉花雲】
則奴把琉璃硯匣隨身抱,
幾曾將烏襕錦字暫時拋。
也只為覷透情懷萬千條,
料得定文章到此知音少。
因此上寒窗冷雨費蘭膏,
箋出你才人痛哭才人笑。
奴有手批一個牡丹亭本兒,
不知可曾寄到否?
是你家養娘不負所托,
親送來的。
養娘真信人也!
多勞!
可憐他把鳥跡蟲絲收護的牢。
你可也月夕花晨一再瞧?
這個本兒,
下官朝夕把玩,
如影隨身。
不道生小嬋娟,
却有許多識解。
二姑二姑,
你真是個夙世書仙也。
慚愧。
久聞賢卿棄捐香閣,
敢是傳言舛錯哩?
縱然奴身子堅來讓芭蕉,
不道奴心兒死去埋幽草。
如此,
小娘子並不曾死?
迴身慢,
行步悄,
拼著這生前死後任君瞧。
呀,
下官敢是在此做夢?
這也未必。
敢是也死了?
何至如此?

【醉翻袍】
不明不白人來到,
如眠如死境蹊蹺。
啐,
我湯若士,
久已勘破死生,
刪除夢覺,
管他則甚。
二姑,
你既拋空修短,
遊戲虛無,
則問你地獄天堂怎生熬,
仙緣鬼趣如何妙?
都是陽秋史筆,
明譏暗褒;
華嚴法界,
前除後銷。
幾人能解拈花笑?
奴心願已了。
先生,
有玉茗花神傳旨,
請先生與我同上覺華宮,
聽天王說夢去。
多謝花神,
俺尚有二老在堂,
只怕去不得。
此乃小夢遊仙,
不同大覺,
少頃就回來的。
如此,
奉陪前去。
請。

【尾聲】
堂前玉茗今枯槁,
把四夢都從一夢銷。
可嘆這夢境相承夢難了。